英媒:气候变化导致西伯利亚爆炸频发

发布日期:2021-12-06 18:37   来源:未知   阅读:

  似乎没有先兆,西伯利亚冰冷的土地突然发生了大爆炸,留下了骇人的大坑,宛如火山喷发、陨石撞击一般。这不是火山或陨石,也不是弹药库爆炸等人为因素在作怪,而是因为气候变化。

  据英国《卫报》报道,近年来,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频频发生气体爆炸事件,对北极地区的居民和基础设施造成了严重威胁。科学家们将2014年发现的第一个爆炸坑命名为C1,并一直试图弄清这些灾难的根源。

  现在,根据最近发表在英国《地球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莫斯科斯科尔泰克油气开采中心的科学家叶夫根尼·丘维林领导的团队提出了新的模型,可以解释迄今为止在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和吉丹半岛上发现的所有20个爆炸坑。《卫报》称,这有助于预测爆炸下一次可能发生的地方,爆炸发生的频率随着气候变化而增加。

  “到目前为止,记录在案的爆炸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或基础设施破坏,这纯粹是因为运气好。”丘维林在电子邮件中告诉《卫报》。“有几个爆炸坑距离商业和经济设施只有几公里。亚马尔的很大一部分地区存在发生爆炸的危险,那里的可燃气体正在永久冻土层的浅层积聚。”

  他补充说:“积聚过程可能持续数年,但上层永久冻土层的物理和机械特性的变化,包括气候变暖引起的变化,可以相当迅速地激活它。”

  丘维林和同事们建立的模型,主要依据对一个新的爆炸坑的考察。该爆炸坑被命名为C17,2020年夏天在亚马尔半岛的一次爆炸后形成,深度超过30米。它为研究因全球变暖而扭曲的冻土浅表层与深层积聚的气体之间危险的相互作用,提供了新的视角。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就气候变化对永久冻土的影响发出警告,永久冻土层一旦解冻,将遗祸无穷。解冻会使地面变形,使数百万人面临基础设施受损的风险,还会向大气中释放温室气体,加剧气候变化。

  这项新的研究发现,这些爆炸也是冻土解冻的后果之一。地表的永久冻土“封盖”因解冻而变得脆弱,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来自地下深处的甲烷气体的压力。上层永久冻土层的“退化”,导致深层冻土层内的混合物加速循环,进一步削弱“封盖”的强度。

  结果,在某一时刻,甲烷的压力达到临界点,引发了巨大的爆炸。考虑到与气候变化的直接联系,丘维林和同事们认为,这类爆炸将在未来继续发生。

  “考虑到气候变暖导致永久冻土融化,为永久冻土上层喷发爆炸性气体创造了有利环境,我们假设亚马尔和吉丹的爆炸性气体排放可能持续一段时间。”丘维林说。“通过实地调查和卫星图像,密切监测这一危险的自然过程和容易发生爆炸的地区,将有助于发现新的爆炸坑。”

  该科研团队还计划在爆炸坑附近进行钻探作业,以更好地了解正在融化的永久冻土中发生的复杂变化。这些努力有助于科学家进一步解释,爆炸为何在这些地点发生。

  最终,丘维林和同事们想要弄清,如何发现容易发生爆炸的区域,并开发出通过脱气或钻井技术缓解地下压力,从而防止灾难性爆炸的方法。

  “我们还不知道爆炸是由单一的自然或人为因素,还是由特定的因素组合引发的。我们希望钻探将提供新的见解,以帮助应对这种新的地质灾害。”丘维林说,“这正是我们研究的目的。”

  似乎没有先兆,西伯利亚冰冷的土地突然发生了大爆炸,留下了骇人的大坑,宛如火山喷发、陨石撞击一般。这不是火山或陨石,也不是弹药库爆炸等人为因素在作怪,而是因为气候变化。

  据英国《卫报》报道,近年来,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频频发生气体爆炸事件,对北极地区的居民和基础设施造成了严重威胁。科学家们将2014年发现的第一个爆炸坑命名为C1,并一直试图弄清这些灾难的根源。

  现在,根据最近发表在英国《地球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莫斯科斯科尔泰克油气开采中心的科学家叶夫根尼·丘维林领导的团队提出了新的模型,可以解释迄今为止在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和吉丹半岛上发现的所有20个爆炸坑。《卫报》称,这有助于预测爆炸下一次可能发生的地方,爆炸发生的频率随着气候变化而增加。

  “到目前为止,记录在案的爆炸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或基础设施破坏,这纯粹是因为运气好。”丘维林在电子邮件中告诉《卫报》。“有几个爆炸坑距离商业和经济设施只有几公里。亚马尔的很大一部分地区存在发生爆炸的危险,那里的可燃气体正在永久冻土层的浅层积聚。”

  他补充说:“积聚过程可能持续数年,但上层永久冻土层的物理和机械特性的变化,包括气候变暖引起的变化,可以相当迅速地激活它。”

  丘维林和同事们建立的模型,主要依据对一个新的爆炸坑的考察。该爆炸坑被命名为C17,2020年夏天在亚马尔半岛的一次爆炸后形成,深度超过30米。它为研究因全球变暖而扭曲的冻土浅表层与深层积聚的气体之间危险的相互作用,提供了新的视角。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就气候变化对永久冻土的影响发出警告,永久冻土层一旦解冻,将遗祸无穷。解冻会使地面变形,使数百万人面临基础设施受损的风险,还会向大气中释放温室气体,加剧气候变化。

  这项新的研究发现,这些爆炸也是冻土解冻的后果之一。地表的永久冻土“封盖”因解冻而变得脆弱,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来自地下深处的甲烷气体的压力。上层永久冻土层的“退化”,导致深层冻土层内的混合物加速循环,进一步削弱“封盖”的强度。

  结果,在某一时刻,甲烷的压力达到临界点,引发了巨大的爆炸。考虑到与气候变化的直接联系,丘维林和同事们认为,这类爆炸将在未来继续发生。

  “考虑到气候变暖导致永久冻土融化,为永久冻土上层喷发爆炸性气体创造了有利环境,我们假设亚马尔和吉丹的爆炸性气体排放可能持续一段时间。”丘维林说。“通过实地调查和卫星图像,密切监测这一危险的自然过程和容易发生爆炸的地区,将有助于发现新的爆炸坑。”

  该科研团队还计划在爆炸坑附近进行钻探作业,以更好地了解正在融化的永久冻土中发生的复杂变化。这些努力有助于科学家进一步解释,爆炸为何在这些地点发生。

  最终,丘维林和同事们想要弄清,如何发现容易发生爆炸的区域,并开发出通过脱气或钻井技术缓解地下压力,从而防止灾难性爆炸的方法。

  “我们还不知道爆炸是由单一的自然或人为因素,还是由特定的因素组合引发的。我们希望钻探将提供新的见解,以帮助应对这种新的地质灾害。”丘维林说,“这正是我们研究的目的。”